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远忠博士--金融辩护人

(中国贸仲 )仲裁员

 
 
 

日志

 
 
关于我

北京市问天律师事务所主任、博士*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仲裁员*中国仲裁法学会常务理事*北京市金融服务法研究会理事*北京市律师协会信托法专业委员会副主任(第九届)*北京贵州商会常务副会长(第二届)。曾任北京市商务企业法律顾问协会副会长*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审判监督庭综合组组长。专长:金融争议解决*一行三会行政处罚应对*金融证券刑事辩护。

网易考拉推荐

投资顾问荐股疑云   

2014-11-13 09:20:1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来源:法治周末
证券投资顾问向投资人推荐购买股票等金融产品的情况在这个行业内很普遍,而且很多是采取承诺高额的年收益率吸引投资者投资金融产品,然后收取服务费的模式,但是承诺的收益都没有写进合同,投资者出现了亏损都不退费。

  法治周末见习记者 沈佳苗

  在向黑龙江容维投资顾问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容维)(合肥分公司)指定账户支付了65.58万元的“服务费”之后,北京的投资者侯军(化名)开始了向容维讨还“服务费”的拉锯战。

  侯军告诉法治周末记者,去年11月他通过电话推广,在容维合肥分公司投资顾问曹永明的指导下进行股票和贵金属投资。

  “曹永明说自己曾在国内某炒股大赛上获得过第三名,并表示现在他在容维(合肥分公司)带领一个团队做股票投资,年盈利最少60%。但前提是,要交15万元的服务费。后来每隔一段时间他就以享受服务为由让我缴纳服务费,截至今年2月份,我已经向容维指定账户共支付了65.58万元。但我所做的股票和贵金属的投资都遭受了损失。”侯军说。

  侯军随后提出退还服务费,容维拒绝了他的要求,而他的投资顾问曹永明也联系不上了。

  容维售后部经理孙先生告诉法治周末记者:“目前容维(合肥分公司)已经被撤销,投资顾问从业者流动性较大,曹永明已不在容维就职。”

  法治周末记者拨打了侯军提供的曹永明手机号码,试图联系曹永明,截至发稿前其电话一直处于无人接听的状态。

  侯军的情况并非个例,在法治周末记者采访过程中,亦有接受容维投资顾问指导的多名投资人向记者反映了类似问题。投资人分布在北京、浙江、湖北等多个省份,其中有人缴纳的服务费超过300万。

  北京市律师协会信托法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张远忠告诉法治周末记者,目前证券投资顾问向投资人推荐购买股票等金融产品的情况在这个行业内很普遍,而且很多是采取承诺高额的年收益率吸引投资者投资金融产品,然后收取服务费的模式,但是承诺的收益都没有写进合同,投资者出现了亏损都不退费。

  中国法学会商法研究会理事、证券律师宋一欣则告诉法治周末记者,如果证券投资顾问的推荐理由有合理依据,且其引用的部分有出处,是根据合理的报告与研究作出的判断,同时推荐股票时有提示风险,那就是合规的。但如果是对服务能力和过往业绩进行虚假、不实及误导性的营销宣传,承诺或者保证投资收益,就是不合规的。

  四个月交纳超过60万服务费

  至今,侯军仍清楚地记着当时给自己打电话客服的名字。

  “她叫汪娇,是容维合肥分公司的客服。2013年9月到11月,她多次给我来电推销他们公司的炒股软件,很多年前我也听说过容维的软件,最终我被她说动了。”侯军有些懊悔地对法治周末记者说。

  2013年11月14日,侯军将5800元钱打入了容维指定的账号购买了容维的软件,成为容维的服务对象,并按照邮件的方式一步步地签完《容维创富软件产品销售协议》和《证券投资顾问(咨询)服务协议合同》两份合同,并把合同原件以扫描的方式传回了容维。

  客服汪娇就向侯军介绍了投资顾问曹永明。按照汪娇的说法,曹永明的水平非常高。

  “11月20日,我接到了曹永明的电话,听他介绍了自己的从业经历,他说他现在带领一个团队做股票投资,年盈利最少60%以上,然后他告诉我想加入进来要先交15万元的服务费。”侯军对法治周末记者描述了当时电话的内容。

  侯军通过在互联网上查询,发现容维是黑龙江省唯一一家证券投资咨询从业机构,他感觉容维公司还是很有实力的。

  法治周末记者在证监会的官网上查询到2000年6月1日容维获得了《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投资咨询业务资格证书》。

  “然后我就分别在11月20日和22日分两次将这15万元打到了容维的指定账户。”侯军说

  之后,坐等容维投资收益的侯军听从曹永明的介绍购买了一只股票,但是却没见上涨的趋势。

  “11月25日下午,我又接到曹永明的电话,告诉我有一个好的项目,因此要求跟他投资的会员再交20万元作为第二年服务费。”侯军对法治周末记者说。

  对于曹永明提出的付款理由,侯军十分纳闷儿。“我第一年都没享受到任何服务,为什么就需要交纳第二年的服务费。”侯军向法治周末记者回忆道,“曹永明回答我说,如果群里(投资者们所建会员群)大家都缴纳,你不支付则没办法享受服务,同时也再次强调如果年收益少于60%,容维将全额退还服务费。”

  于是侯军第二次将20万元打到了容维的指定账户。

  “12月6日,我又接到了曹永明的电话,告诉我他快要退休了,到时候大家都退出股市。”侯军告诉法治周末记者,“然后就要求我们再次缴纳下一年20万元的服务费用。”

  无奈之下的侯军,又一次缴纳了20万元的年费。

  侯军称,到了2014年春节,支付了55.58万元的他却没有接受到任何来自曹永明的投资服务。

  今年2月25日,曹永明又出现在了会员群里并发言要求各位会员帮忙,他希望会员们再支付10万元的费用。同时宣称这两天先不告诉会员们原因,之后再作解释。

  “我就又向容维指定的账户汇入了10万元。”侯军对法治周末记者说。

  根据证监会2010年颁布《证券投资顾问业务暂行规定》,证券投资咨询机构应当规范证券投资顾问的业务推广和客户招揽行为,禁止对服务能力和过往业绩进行虚假、不实、误导性的营销宣传,禁止以任何方式承诺或者保证投资收益。

  张远忠告诉法治周末记者,如果投资顾问在荐股过程中有承诺高收益的行为,就是不合规的。但是一般承诺的高收益都不会列入合同,因此很难举证。

  离职投资顾问荐股违规

  据侯军回忆,曹永明给他推荐了好几次股票,都跌得很厉害,曹永明曾建议他抛掉持有股票的50%。

  之后曹永明向他的荐股对象作出了解释:操作失败由他负责,由于股市遇到了对冲,资金打进去没有效果。然后,曹永明就建议大家改做贵金属,并介绍了给了会员们另外一个助理。

  “我听从了曹永明的建议,转去做了贵金属,想不到当时投了23万元,没几天就变成13万元。”侯军对法治周末记者说。

  侯军告诉法治周末记者,2013年11月他曾登陆容维的官网查询投资顾问资质,看到曹永明的名字列在容维投资执业人员第一位,也有相应的投资资格证号。

  于是,侯军和其他几个投资人一起都加入了曹永明的投资团队,还有专门的QQ群。

  但是,在侯军和容维公司签署的8份《证券投资顾问(咨询)服务协议合同》(以下简称投顾合同)中,

  指定投资顾问的名字都不是曹永明。

  容维售后部经理孙先生告诉法治周末记者:“曹永明已不在容维就职。”

  法治周末记者登陆中国证券业协会官方网站查询注册证券从业人员资格后发现,确实曾有一名叫曹永明的投资顾问在容维公司任职。

  但是,证券业协会官网上的注册执业信息显示,这个叫曹永明的投资顾问在容维的服务时间截止到2010年12月31日。自2012年3月6日起,他先后在五矿证券、德邦证券任职,目前仍在德邦证券就职。

  如果2013年曹永明就已经离开了容维公司,他为何能在当年向侯军以及其他几个投资人推荐股票并要求他们向容维缴纳服务费呢?

  法治周末记者就此问题向容维公司求证,容维售后服务部门工作人员称需要向经理汇报。截至发稿时法治周末记者未获得容维公司的回复。

  另据其他容维投资人向法治周末记者反映,在与容维签订合同之后,他们也碰到了合同上指定的投资顾问与实际荐股的投资顾问不是同一个人的情况。

  “合同上的投资顾问我从来没有联系过,一直是另一个人给我荐股,我也曾问他为什么不签合同,他说他是领导不方便。”其中一个投资人告诉法治周末记者。

  “后来他给我推荐了一支和私募基金合作的股票,说能翻番,我买了之后跌得很厉害。我就去找那个投资顾问,结果发现他2014年3月份给我推荐股票,2013年12月他就已经离职了,容维公司也没有通知我他离职。我要求他们退还服务费,结果他们总部就一直拖着让我换服务导师。”该投资人说。

  根据证监会2010年颁布《证券投资顾问业务暂行规定》,向客户提供证券投资顾问服务的人员,应当具有证券投资咨询执业资格。

  宋一欣告诉法治周末记者,一个投资顾问只能在一个投资公司工作,如果离职了还向原任职公司的客户推荐股票和其他金融产品,这种行为违反了《证券投资顾问业务暂行规定》。

  能否退费需依据合同

  据侯军介绍,在做贵金属赔钱之后,他最终决定放弃和容维的合作,并想要退还服务费用,但是容维拒绝了,并希望侯军能继续享受他们的服务。

  “如果侯先生对容维有什么意见,双方可以进行沟通,如果实在不行,可以通过法律途径解决。”容维的孙经理对法治周末记者说。

  中国政法大学商法研究所所长王涌告诉法治周末记者,证券投资咨询服务的收费标准目前没有具体的标准,费用的高低按照合同的内容,由公司自主决定。因此能否退费还要看投资人和容维签署的合同约定。如果存在欺诈行为,可以撤销合同,要求返还。如果没有提供任何实质性的服务,可以被认为是违约的并解除合同,返还所有的服务费。

  侯军的代理律师孙燕芳告诉法治周末记者,侯军与容维签订了8套合同(共16份),其中7套合同的起止日期是在2013年的11月、12月,而截至的日期分别是在2014年11月、2015年5月、2016年12月。

  “合同的服务期限存在重叠。8套合同除标注的数额和期限不同外,服务内容都一样。按照合同内容,容维提供最高服务年费的价格是5万多元,而现在侯军已经支付了65.58万元服务费,这等于十倍于它的最高年费。”孙燕芳说。

  “现在想想的确当时是大意了,没有仔细看和容维签订的合同内容。”侯军对法治周末记者说。

  “投资者要警惕高收益陷阱,合约签定前认真阅读,慎重选择投资平台。”宜信财富资深财富管理专家安华国告诉法治周末记者,“投资者还要看合约规定,如果对方违约,则可通过法律途径维权。” 
  评论这张
 
阅读(20559)|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