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远忠博士--金融辩护人

(中国贸仲 )仲裁员

 
 
 

日志

 
 
关于我

北京市问天律师事务所主任、博士*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仲裁员*中国仲裁法学会常务理事*北京市金融服务法研究会理事*北京市律师协会信托法专业委员会副主任(第九届)*北京贵州商会常务副会长(第二届)。曾任北京市商务企业法律顾问协会副会长*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审判监督庭综合组组长。专长:金融争议解决*一行三会行政处罚应对*金融证券刑事辩护。

网易考拉推荐

谁动了“冤家”代声远的奶酪?(1)  

2009-07-15 16:36:4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城门“失火”?殃及池鱼!---三问泸州中级法院?

 王德彬“告”杜静,输官司的却是局外人代声远!依据泸州中级法院的一纸判决,代声远失去了苦苦经营的企业。 案件事实非常简单,但是......!!!

[事件概况]代声远、杜静、冯清明共同合伙经营重源煤矿,后三人签协议,杜、冯二人将自己的份额全部转让给代声远,代声远成为该煤矿的唯一所有权人并办理了工商变更登记。后杜、冯与王德彬签订股权转让协议,将自己在“重源煤矿”的所有权(实际此时杜、冯二人已经不是煤矿的所有权人)转让给王德彬。由于杜、冯二人已经不是煤矿所有权人,显然无法履行与王德彬之间的股权转让合同。王德彬起诉杜、冯二人履行合同。法院追加代声远为第三人,并判决代声远协助办理股权变更手续,代声远承担全部诉讼费用。代声远的全部家当毁于一瞬!

据说,杜、冯二人与王德彬签订“股权转让合同”时正值煤矿大涨价期间,投资煤矿可是油水多多!任何商家看到煤矿资源都会眼馋!

[“冤家”代声远的噩梦]输了官司的代声远噩梦还没有结束,代声远还担心输命。据他说,由于怕他翻案,有人想“做”了他。于是,他不敢回家,委托律师进行申诉只能悄悄进行,电话号码也是鸟枪换炮。这到底是谁的悲哀?

[问法院]

1、一审原告王德彬所提出的诉讼请求为要求一审被告杜静履行合同,并将股权过户到王德彬名下。王德彬并没有起诉代声远履行“协助转让股权”,但是,一、二审法院却远远超越了这一诉讼请求,将杜静与上诉人代声远的股权转让纠纷也纳入了审理范围,并判决代声远向王德彬履行义务。难道法院不知道“不告不理”这一民事诉讼基本原则?

2、代声远作为《个人独资企业营业执照》、《中华人民共和国采矿许可证》等证件中所确认的重源煤矿所有人,当然具有对重源煤矿的所有权,一、二审法院却认为“……但因行政机关在颁发前述证照时,对业主和投资人的审查均为形式审查,故前述证照中所载明的业主和企业性质内容仅对公司股东以外的善意第三人具有公示公信力,而对作为金沙煤矿股东的杜静和冯清明均不具有任何法律约束力。因此,在上诉人未能提供证据证明其已经按照2007年3月20日所订立《股份转让协议书》向杜静履行全部付款义务的情况下,仅以《工商营业执照》和《采矿许可证》主张其为有独立请求权的第三人,即主张其对金沙煤矿享有全部所有权没有法律依据。”本案属于民事案件,法院有何权利在民事诉讼中否认行政许可的效力?代声远与杜静之间的股权转让款是否付清也不属于本案审理范围,法院为何将已经付清股权转让款的举证责任分配给代声远,代声远拒绝对此进行举证本是当事人的合法权利,而法院却以举证不能为由判决代声远承担“协助股权转让”的义务并承担全部诉讼费用,依据何在?

3、一审法院无视申请人代声远拥有重源煤矿完全所有权这一事实,将代声远认定为无独立请求权的第三人,在一审中予以追加,依据何在?

 

 

附判决书:

                                                              四川省泸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08)泸民终字第639号

 

上诉人(原审第三人)代声远,男,l963年2月26日生,汉族,住古蔺县古蔺镇保安路73号5幢楼附602室。

委托代理人           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           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王德彬,男,1962年12月2日生。汉族,住龙马潭区龙南路26号1幢8号。

委托代理人白联洲,男,1953年4月1日生,汉族,住泸州市江阳西路44号4号楼。

委托代理人钟诚,女,1970年8月21日生,汉族,住泸州市江阳区澄溪口铅店街7号楼。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杜静,女,1966年3月6日生,汉族,住宜宾市翠屏区岳武里60号附19号。

委托代理人赵立强,男,l964年5月14日生,汉族,住泸州市花园路1号楼4单元。

上诉人代声远与被上诉人王德彬、冯清明股权转让纠纷一案,因不服龙马潭区法院(2008)龙马民初字第449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08年11月24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代声远的委托代理人 某某,被上诉人王德彬的委托代理人白联洲和钟诚,被上诉人杜静的委托代理人赵强均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经本院审判委员会二次开会谈论后,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判决认定:被告冯清明、第三人代声远及杜静于2005年5月23日签订《合伙协议》,合伙经营贵州省金沙县重源煤矿。2007年3月3日,冯清明、杜静及代声远签订《源村乡重源煤矿并股协议》,在该协议所附股份确认表中载明:股份比例为冯清明为50%、代声远30%,杜静20%。协议约定:经股东内部进行评估,现重源煤石厂内部评估价为2700万元,其评估价得到三个股东一致认可,由代声远作为并购方并购冯清明、杜静二人的股份,并按现行煤矿的运行条件从试运行开始,每生产一吨煤提生40元作为并购款,代声远必须保证在两年内将被并购方(即冯清明、杜静)股份转让款全部付清,股份转让款支付完备后。冯清明、杜静二人的全部股份归代声远所有,在正常生产的情况下,必须保证每月向并购方支付40万元以上的股份转让款,在正常生产情况下,连续两个月不能按时履约,该协议自动作废,被并购方不返还并购人所投入的资金,……,并购协议签订后,如违约必须赔偿违约金二百万元,协议自签字之日起生效。2007年3月20日,杜静与代声远签订《股份转让协议书》,协议载明:原杜静20%股份,目了代声远按450万元并购,其甲400万元为股份款,50万元为退股款,付款方式为:代声远如找到新的合伙人达成协议,得到新合伙人的股份转让款,立即支付杜静现金l00万元,无新合伙人进人,2007年4目15日前支付杜静20万元,2007年5月份80万元,从2007年9月起,每月支付杜静l5万元直至付清全部转让款为止。代声远并购杜静股份后。代声远用本人的股份按并购杜静的实际股份11%等量抵押给杜静,如代声远在规定的履约期内超出一个月时间不能履约,杜静有权收回自己的股份(11%),代声远所抵押的股份归杜静所有…,该协议与2007年3月2日《源村乡重源煤矿并股协议》产生冲突时,以该协议为准。2008年4月16日,杜静通过公证方式向代声远邮寄送达通知一份,通知载明:根据2007年3月20日杜静与代声远所签订的《重源煤矿股份并购补充协议》,你(即代声远)应当按约定履行付款义务,但你已违反了约定没有付款,为此,本人通知你在5日内付清2008年4月14日前应付我的股份转让款,你到期没有付清上述款项,本人特通知你,本人将另行转让本人在金沙县重源煤矿持有的股份并追究违约责任。通知送达后,代声远未按约支付款项,杜静遂于2008年4月24日与原告签订《股权转让协议书》,将其所持有的金沙县重源煤矿11%股份转让给王德彬,因杜静未能将股权过户至原告名下、原告为此提起诉讼。第三人在审理过程中并未就其履行《股权转让协议书》的情况向本院提供证据。

原审法院认为:本案争议的焦点为原、被告所签订的“股权转让协议书》(2008年4月24日),被告是否仍对其所主张的金沙县重源煤矿股份有处分权。按照被告与第三人于2007年3月10日所签订的《重源煤矿股份并购补充协议》的约定:如代声远在规定的履约期内超出一个月时间不能履约,杜静有权收回自己的股份(11%)。该约定应认定为附条件的民事法律行为,所附条件即为:如代声远在规定的履约期内超出一个月时间不能履约,股权不能转。代声远主张股份已依法转移,应对其已按照约定履行了支付股份转让款且已付清的事实承担举证责任。但代声远在审理过程中并未向本院提供证据证明其已支付约定的股份转让款,应由其承担举证不能所带来的不利法律后果,因此代声远未能按照协议履行支付股份转让款的事实成立,故股份转移的条件未成就,股份不发生转移,仍属杜静所有,同时,杜静于2008年4月16日通知代声远的行为应视为附条件的行使合同的解除权,即:若代声远未按通知履行付款义务,协议即告解除。杜静与代声远于2007年3月20日所签订的《股权转让协议书》解除后,杜静处分其所持有的股份的行为并不存在法律上的瑕疵,故其与原告之间的股份转让行为即合法有效,而在该协议签订后,被告未能按约将股份过户至原告名下,违反了原、被告间协议的约定,应当由被告承担继续履行的违约责任,被告主张系因第三人代声远原因未能向原告履行股份过户义务,因被告未能举证证明,且根据合同的相对性原则,原、被告间的协议效力不能及于第三人。第三人在本案中不应向原告承担责任。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六十条第一款“当事人应当按照合同全面履行自己的义务”及第一百零七条“当事人一方不履行合同义务或者履行合同义务不符合约定的,应当承担继续履行、采取补救措施或者赔偿损失等违约责任”的规定,判决如下:限期被告杜静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五日内,履行其于2008年4月24日与原告所签订的《股权转让协议书》中所约定的股份过户义务。案件受理费28400元,由被告杜静负担。

宣判后,上诉人代声远不服,提起上诉称:l、被上诉人杜静是否继续拥有金沙煤矿股权,应当由杜静向不动产所在地的贵州省相关法院提起股权确权之诉或解除双方协议之诉,故原审法院无权管辖此案,其以通知代声远作为第三人参加诉讼形式,对上诉人与杜静之间的股权争议进行审查,并以上诉人举证不能而确认股权的行为,混淆了股权转让和股权确认两种不同的法律关系,属违法行为;2、上诉人在一审中提交的《采矿许可证》、《工商营业执照》等,都已证明金沙煤矿是上诉人的独资企业,故原审判决认定杜静在金沙煤矿拥有股权的事买与公权机关的法定证照所证明的事实相互矛盾;3、上诉人作为金沙煤矿股东,杜静在对外转让时,压当通知上诉人,以便上诉人行使优先购买权,但杜静并未通知,故原审判决确认王德彬与杜静所订立股权转让协议有效的事实,侵犯了上诉人的优先购买权;4、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已受理本院对上诉人管辖权异议裁定案件的申诉,因此,要求驳回被上诉人王德彬的上诉请求或者撤销原审判决认定杜静拥有重源煤矿股份的部分内容。

被上诉人王德彬、杜静均答辩称:原审判决程序合法,实体处理正确,应当维持。

本院在二审中查明,2008年4月24日,被上诉人杜静与被上诉人王德彬签订《股权转让协议书》,协议书中载明:①杜静在金沙煤矿享有11%股权。因代声远未按约定付转让款,致转让失效,且解除协议通知已送达代声远,现杜静以270万元转让给王德彬;②双方发生争议,由龙马潭区人民法院进行管辖。当日,泸州市海天公证处对该协议书进行了公证。2008年11月l3日,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以(2008)川民申字第436号裁定书,驳回了上诉人代声远就本院管辖权异议裁定而提出的再审申请。本院所查明的其他事实与原审基本一致。

本院认为:上诉人所提出的主要上诉理由,实质都是围绕上诉人的身份问题进行,即上诉人的身份究竟是有独立请求权的第三人还是无独立请求权的第三人。如果上诉人是有独立请求权的第三人,则其有权拒绝原审法院的管辖,并在庭审中拒绝提交任何证据。但如果上诉人是无独立请求权的第三人,则其应当接受原审法院的管辖。在一审庭审中,虽然上诉人提交的《工商营业执照》上载明金沙煤矿的业主为上诉人、《采矿许可证》上载明的企业性质为“私营企业”,但因行政机关在颁发前述证照时,对业主和投资人的审查均为形式审查,故前述证照中所载明的业主和企业性质内容仅对公司股东以外的善意第三人具有公示公信力,而对作为金沙煤矿股东的杜静和冯清明均不具有任何法律约束力。因此,在上诉人未能提供证据证明其已经按照2007年3月20日所订立《股份转让协议书》向杜静履行全部付款义务的情况下,仅以《工商营业执照》和《采矿许可证》主张其为有独立请求权的第三人,即主张其对金沙煤矿享有全部所有权、原审法院无权对其进行管辖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

由于金沙煤矿现有的《工商营业执照》上载明的业主为上诉人,故在原审法院受理了被上诉人王德彬要求杜静履行股权转让过户义务一案后,上诉人便与案件的处理结果具有法律上的利害关系,因为杜静将其股权过户给王德彬,必须依赖上诉人的协助、配合。因此,原审法院以“代声远与案件处理结果存在法律上的利害关系”为由,通知上诉人以第三人身份参加诉讼并无不当。由于杜静在向王德彬转让股份之前,已于2008年4月16日以公证方式向上诉人邮寄送达通知,告知上诉人应在5日内付清股份转让款,否则杜静将另行转让股权,故上诉人对杜静在未按时收到全部股权转让款后,会将股权另行转让给他人的行为是可预见的,因此,上诉人提出其未能行使优先购买权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因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于2008年11月13日,已经以(2008)川民申字第436号裁定书驳回了上诉人就本院管辖权异议裁定而提出的再审申请,故上诉人就此提出的上诉理由同样不能成立。

综上所述,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得当,上述人的所有上诉理由均不能成立,但原审判决中未确定上诉人负有协助、配合杜静履行股权过户义务不当,本院予以纠正。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维持龙马潭区人民法院(2008)龙马民初字第449号民事判决;

二、上诉人代声远对被上诉人杜静和王德彬之间的股权转让过户事宜,负有协助、配合义务。

二审案件受理费87800元,由上诉人代声远承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苏  清

                                                                               审  判  员    李  斌

                                                                               审  判  员    詹  毅

 

                                                                              二00九年三月二十六日

 

                                                                                书  记  员    孙  璐

 

 

  评论这张
 
阅读(162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